欢迎来到琥珀蜜蜡专业社区

陈国公主的摩羯鱼琥珀耳坠(上)

2020/08/25 栏目:琥珀蜜蜡
TAG: 本文暂时没有添加标签

教你如何挑选天然琥珀

琥珀是数千万年前的树脂被埋藏于地下,经过一定的化学变化后形成的一种树脂化石,是一种有机的似矿物。琥珀作为古老的宝石饰品材料,有近6000年的历史。琥珀的形状多种多样,表面常保留着当初树脂流动时产生的纹路,内部经常可见气泡及古老昆虫或植物碎屑。

契丹族源于东胡鲜卑,其最早见于史籍记载为《三国史记·高句丽纪六》中:

“小兽林王八年(378年)契丹犯北边,陷八部落。”

注:小兽林王是高句丽第17任君主,在任期间颇有作为。高句丽政权主要位于今中国东北和朝鲜半岛,南北朝时改称其为“高丽”。

由此,契丹族盘踞在北方广阔的草原上并不断发展壮大。公元916年,耶律阿保机称帝建国,并先后两次大规模西征,征服了赤峰地区以西至河西走廊和阿尔泰山之间的所有民族,辽的疆域版图得以扩大到西域附近。此后数百年中,大辽政权长期与南方的北宋政权与西方的西夏政权相对峙,直至1128年,被以完颜阿骨打为首的女真金国政权所灭。契丹族自东晋首次出现在历史舞台上至其消亡,活跃有一千余年,创造出璀璨辉煌的契丹文化,促进了我国北方地区的经济、文化发展与民族融合,是中国文化发展长河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

辽代版图

琥珀珍珠耳坠

1985年,内蒙古哲里木盟奈曼旗青龙山镇斯布格图村修建水库时发现一处辽代墓葬,经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发掘后,确认为辽陈国公主与驸马合葬墓。

陈国公主墓中出土的部分玉器、金银器、玻璃器、水晶器 图片素材源自网络

墓中共计出土三千余件珍贵文物,涉及金器、银器、铜器、铁器、玉器、瓷器、玛瑙器、玻璃器、水晶器等,其中佩饰和饰件共2315件,数量十分惊人。同时还出土了大量用琥珀制作的项链、耳环、佩饰及装饰品等。印证了人们对于辽代皇族墓葬奢华的猜测。

不能不说当时的考古团队是幸运的,据相关文物工作者回忆:

“这个墓葬当时开始并不被大家看好,因为学术界有一个基本的说法,辽墓是十室九空,或者一百墓九十九空,比例很大,能够出土没有被破坏或者是盗掘的辽墓几乎没有。”

所幸此座陈国公主墓中除因年代久远稍有塌毁外,整体基本保存完好,是我国发现的第一座没有被盗掘的、完整的经过科学考古发掘的墓葬,意义十分重大。

故陈国公主墓志铭 图片源自网络

今天的主角--摩羯鱼琥珀耳坠即为此墓出土。

每支耳坠由金丝贯穿4件琥珀摩羯鱼小船,16颗珍珠点缀其间。摩羯鱼小船龙首,鱼身,小船之上碾琢有船篷、鱼篓、旗帜,撑船之人造型各异,风格独特。基于琥珀硬度低脆性大的特性,雕刻时刀法粗犷,以寥寥数刀勾勒出刻画对象的特点,外加阴刻线,表面进行了抛光处理。

辽陈国公主墓出土摩羯鱼琥珀珍珠耳坠 图片采自《中国古代金银首饰》

琥珀的来源

陈国公主墓中,除琥珀耳坠外,还出土了琥珀头饰、琥珀璎珞、琥珀佩饰、琥珀饰盒,以及较少见的琥珀握手。这些琥珀块度大小不一,色泽因时间久远氧化而呈现独特的深橘色或红棕色,其中或透明或浑浊,还有一些已经出现了细密的裂纹。

琥珀是松柏科植物产生的液态树脂经过复杂地质作用后形成的天然石化有机物,历史十分悠久。其色泽美丽,珍贵稀有,不仅符合契丹人的审美,在当时也具有极高的财富属性,契丹贵族尤钟爱之,辽代以前的古籍中亦能看见相关记载。《南史·卷五·齐本纪下第五》中载:

“潘氏服御,极选珍宝……虎珀钏一只,直百七十万。”

也有学者认为,琥珀代表勇气。中国古代有老虎死后其灵魂入土变为琥珀的传说,符合契丹民族尚武彪悍的个性,是勇气的象征。

陈国公主墓出土的部分琥珀饰品 图片源自网络

那么这些辽代的琥珀制品,其原料来自何方?

本地采集说

认为这些琥珀是来自我国辽宁抚顺,该地区当时为大辽辖区,是我国最为著名的琥珀产地。但依史料比对,抚顺的琥珀开采时间大致为清末民国初年,是伴随抚顺煤矿的开采而兴起的。在此之前虽有零星发现,但因没有形成规模,显然无法满足当时辽代贵族对于琥珀饰品的需求。时间不对,因而此说证据不足。

西方舶来说

辽因其所处地理位置的优势,可以大量获得从西域而来的琥珀。这点且有相关文献支持。在《契丹国志》中有描述:

“高昌国、龟兹国、于阗国、大食国、小食国、甘州、沙州、凉州,以上诸国三年一次遣使,约四百余人,至契丹贡献玉、珠、犀、乳香、琥珀、玛瑙器。”

潮州籍学者于琥珀中发现亿年前猛禽!鸟爪不到1厘米,可爱且凶猛

10月30日,中外科学家团队宣布,在缅甸琥珀中发现了1亿年前的凶猛古鸟类,其细节对理解古鸟类的多样性和羽毛的演化有重要意义。 该研究由中国地质大学(北京)副教授邢立达领衔,论文发表于自然集团旗下的《科学报告》。邢立达介绍,该琥珀尽管只有一两厘米,

这其中所提诸国主要位于中亚与西亚等地区,但当地并不产琥珀,应仅是商品贸易的中转站。它们朝贡的琥珀大多源自更遥远的罗马,有意思的是,罗马本身也并不出产琥珀,它的琥珀主要来自北欧波罗的海沿岸。

马尔堡古堡当年曾是条顿骑士团与波兰国王的首府,与琥珀关系密切,现为世界最大的琥珀博物馆。图源参考6

波罗的海所产琥珀今天仍旧世界闻名,它是世界上琥珀蕴藏最为丰富,开采时间最长的地区。早在青铜时代时期,便确立了北起丹麦、波兰,经多瑙河,越阿尔卑斯山,南至意大利北部的「琥珀之路」。随着这条商贸道路的通畅,北欧的琥珀文化逐渐南移,并在罗马时期获得空前繁荣。

另有学者从其它角度亦支持西方舶来说。1999年美国琥珀专家CurtW. Beck曾检测了两块出于辽墓的琥珀,发现其构成几乎与波罗的海琥珀的成分完全相同。当然,依成分特征判别产地应用于商品交易或许没有问题,但用于考古科学,仍需更扎实的数据才可完全采信。不过既然依据现有证据,舶来说已然占据上风,这里就暂且将其作为附加参考佐证吧。

波罗的海琥珀原石与包裹物 图片源自参考资料6

按西方舶来说的观点:这些汇聚在罗马的波罗的海琥珀,后在往来商旅的手中,经地中海、黑海、里海,或又途径红海、阿拉伯半岛、波斯湾,辗转进入中国。再经由叶尔羌(今新疆莎车县)、于(今和田)、古楼兰(今米兰县)抵达敦煌沙州,东行经辽西京云内州(呼和浩特)、大同府,抵达上京、中京,这也曾是辽与中亚、西亚等国家交往的主要通道之一。

陈国公主显赫的家世

陈国公主,《辽史》无载。据墓志推论,应生于圣宗统和二十九年(公元1000年),卒于开泰七年(公元1018年)。初封为太平公主,后进封为越国公主,逝后追封为陈国公主。公主祖父为辽景宗耶律贤,大名鼎鼎自不必细说。祖母睿智皇后萧氏也非等闲之辈,《辽史后妃传》中载:

“睿智皇后,小字燕燕,北府宰相萧思温女。明达治道,闻善必从,故群臣咸竭其忠……习知军政,澶渊之役,亲御戎车,指麾三军,赏罚分明,将士用命。”

不仅深明大义,而且在今天应该表述为「很能打」,不得不说是位颇具传奇色彩的女性。

公主之父耶律隆庆为辽景宗次子,秦晋国王,死后追封皇太弟。《契丹国志·诸王传》中载:

“(隆庆)幼时与群儿戏,为行伍战阵法,指挥意气,无敢违者。长善骑射,骁捷如风。”

可见也是位骁勇善战的勇士。母亲秦国妃萧氏,则是耶律隆庆同胞姐妹观音奴的长女。

驸马萧绍矩是辽代重臣萧思温之孙,圣宗仁德皇后之兄,生前曾任泰宁军节度使、检校太师等要职,深受圣宗皇帝的器重。

人物关系虽有些复杂,但始终是围绕着皇族耶律氏与后族萧氏这两大家族的。至于不论陈国公主还是她的母亲秦国妃,都嫁与自己的舅舅,则是辽代贵族十分典型的甥舅婚俗。

限于篇幅,辽陈国公主的琥珀耳坠背后的故事刚刚展开一半,耳坠摩羯鱼造型究竟从何而来?这些骁勇的契丹人今天又在何方呢?我们会在下一篇文章中继续探讨,敬请关注。

唐·摩羯纹金花银盘 内蒙古赤峰市喀喇沁旗哈达沟窖藏出土 图片采自《金色中国》

【参考资料】

1. 刘珊.辽陈国公主家世考释.考古与文物,2007年第3期

2. 索秀芬.辽陈国公主与驸马合葬墓文物.荣宝斋

3. 许晓东.辽代的琥珀工艺.北方文物,2003年第4期

4. 许晓东.辽代琥珀来源的探讨.北方文物,2007年第3期

5. 张恕一.我国古代的琥珀认知与抚顺琥珀记述.兰舍世界,2016.11

6. Anna Sobecka,Michael Kosior,Henryk Pietkiewicz.波罗的海琥珀上帝的眼泪.文明,2013年第10期

本文源自头条号:春秋十二章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琥珀知识之波罗的海琥珀

琥珀,没有金、银的奢华醒目,没有钻石的耀眼光芒,不过分张扬,只是静静得衬托出佩带者的含蓄品位与修养。琥珀,大多产于波兰,乌克兰,立陶宛,俄罗斯等波罗的海的沿岸国家,这些国家出产的琥珀,颜色金黄透明,质地晶莹,品质好,个头大。产量上更是占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