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琥珀蜜蜡专业社区

"鬼"是什么?困在琥珀中的幽灵《鬼童院》

2020/09/01 栏目:琥珀蜜蜡
TAG: 本文暂时没有添加标签

凝集时间的精灵宝石:琥珀

“曾为老茯神,本是寒松液。蚊蚋落其中,千年犹可觌”唐代诗人韦应物《咏琥珀》,诗句中描写的是琥珀的来历:远古之松,树脂散发出浓郁的香气,蚊虫溶入粘稠的松脂,最后又一同变成化石。很久以前琥珀就出现在人们的生活中。琥珀是瞬间凝聚而又经千年历练、通

西班牙,一座饱受战火摧残的孤儿院。

一个昏黄暗沉的水坑。

苍白的男孩在空中若隐若现,半透明的肌肤,幽灵的质料。

头颅像破碎的白瓷,点点血雾涌起。

不过,它无关诅咒,只是哀伤,只有哀伤,风铃般响起。

我热爱鬼怪,我也说不清为什么。

反正从童年起,各种特摄剧怪兽,外星来客,变种人,弗兰肯斯坦,七八十年代b级片就融入了我的血液。它们充斥于我所有的幻想时刻,对它们的爱是流动的呼吸,时刻不息。

所以喜欢上吉尔莫德尔托罗,就是自然而然的事了。这个来自墨西哥的宅男,拥有一座庞大的专门收藏怪兽的“荒凉山庄”,并且将他的热爱尽数投入到了他的电影中。

想想他为我们带来了多少美妙的怪兽吧!《魔鬼银爪》中痛苦的吸血鬼,暴躁的地狱男爵,残暴的血族,蟑螂人,古老的潘神,以及,《水形物语》里陷入爱河、在最后时刻如君王般闪耀的鱼人….

《鬼童院》是他早期的作品,包含了那些西班牙恐怖片的常见元素,孤儿院,孩童的鬼魂,亲情,但托罗成功的找到了一个支点,刻画出了一个在西班牙内战大背景中一座时光彷佛凝滞的孤儿院。

这个支点是交流。

我想,鬼怪总是属于那些孤独的孩子,那些不善言辞的孩子。他们看着那些可憎丑恶的形体,会生出爱怜抚摸的冲动,会想去理解它们的心灵,因为在生活中,很少有人来理解他们。

AMASS流行色彩琥珀——探寻崭新秋冬衣橱灵感

煤層中經過快速的地層掩埋, 擠壓與地熱變化。 經由時間的凝結而成的樹脂化石。 熱情,振奮與能量, 一絲辛辣的興奮感。 一一琥珀 作为今年秋冬最时髦的颜色,无论是杂志还是秀场, 都能看到琥珀色的影子,可见它的流行度之疯狂! 一枚琥珀从时光深处慢慢成形

两个异类的相拥,那是一种圣洁又充满共情的爱。

但谁会拥抱怪兽呢?


小时候,有一段时间,晚上我总是睡不着,随着夜色加深,我开始看到床边隐隐有人的形体,我以为是妈妈来给我盖被子,便尝试着小声呼唤,那个形体却一动不动。

我渐渐意识到它并非很实在的东西,我的目光似乎可以穿透它,看到其后的黑色桌子。它的黑色比夜晚要浅些,隐隐勾勒出轮廓,整体的质感像灰烬,又像雪。我怕极了,缩回被子里,战栗着,不久它就消失了。

其实我内心明白,我觉得它美,但我没有勇气跟它交流。

《鬼童院》又唤醒了这种感觉,它的故事很朴素,甚至简陋。但它创造了一种落寞哀伤的氛围,当你看到那个名叫santi的苍白羸弱的鬼魂,靠在孤儿院雾气蒙蒙的窗边,你的心会发出轻叹。

你会想要跟它交流。

它是被谁杀死的呢?这个孤儿院中的每一个人都很孤独,女院长,医生,被欲望驱使的孤儿,甚至院子中央的炸弹。但他们都没有santi孤独。外面的西班牙战火连绵,孤儿院的众人角逐也是暗潮汹涌,但这些都和santi无关。

Santi只能日复一日徘徊在水边,彷佛一丝微弱的琴音。它是个鬼魂,没人能理解它,听它诉说所有的悲伤。

对我而言,这就是《鬼童院》最珍贵的地方,它给了我一个重新审视自己和异类的视角。恐惧是人类永恒的情绪,但理解,才是茫茫宇宙的温暖的火光。

鬼是什么?鬼是一种不断的、反复的、被审判的惨剧。也许是痛苦的刹那一些本已死去却好像还活着的东西,一种情绪的及时静止,像一张模糊的照片,像一只昆虫被禁锢在琥珀中。


作者 | 追影

想让内心里永远永远住着爱吃牛肉的小孩~

本文源自头条号:空镜solo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重返巡演 / 琥珀双专场 / Slint透明胶 | 后摇来了

文雀匯深圳场(取消) 酒徒金属音乐节(11.21) 48V & Fayzz 2020 全国巡演(12.4 - 12.30) 鲸鱼马戏团新专巡演(8.14 - 9.1) Chinese Football四城巡演(9.4 - 10.5) 缺省新 EP 巡演(9.12 - 11.01) 重返袖珍时光《蓿》全国巡演(10.2 - 10.18) 本周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