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琥珀蜜蜡专业社区

世界第八大奇迹的“琥珀屋”,到底去哪儿了

2020/12/18 栏目:琥珀蜜蜡
TAG: 本文暂时没有添加标签

琥珀专家在豫园打下了天下!他还获评了今年“最美退役军人”称号

在豫园商圈,从事珠宝、玉石交易的商户有很多,不过一提到琥珀、蜜蜡,圈内人首先会想到的就是吴善靖。在部队入党,到国企工作,来上海打拼,每一次人生转折,他都不忘初心,永葆军人本色。多年来,他积极参与豫园街道“两新组织”党建联建活动,带领身边人一

1709年,俄国彼得一世击败了瑞士国王查理十二世,扫除了普鲁士的一大劲敌。1716年,彼得大帝造访普鲁士。腓特烈·威廉一世向俄国示好,将稀世珍宝“琥珀屋”赠送给对方。二战中,“琥珀屋”遭到德军劫掠,从此下落不明,令人浮想联翩。

  • 举世奇迹

琥珀屋的身世可以追溯到腓特烈·威廉一世的父亲腓特烈一世。这位追求奢华生活的国王在妻子的怂恿下,动了打造琥珀屋的主意。施留特尔和冯·哥德先后对琥珀屋进行了为期两年的设计。1701年,琥珀屋正式开工,经过十年的精工细作,方才大功告成。

上图_ 腓特烈一世(1122年—1190年6月10日)

整个琥珀屋有12块护壁镶板和12根柱脚组成,装饰面积达1800英尺,耗用琥珀总重量超过6吨,辅以钻石、宝石和银箔等贵重材料陪衬。琥珀屋的总面积约55平方米,可以拼装成任意形状。在欧洲一流工艺大师的制作下,琥珀屋流光溢彩,富丽堂皇,绚烂夺目。

欧洲社会中,琥珀属于相当昂重的奢侈品。他们个性自然、开朗奔放的性格,契合了琥珀的性状色泽。在北欧,民间传说琥珀是美人鱼的“眼泪”。波罗的海沿岸居民认为琥珀具有治愈康复的魔力,将琥珀叫做“北方的黄金”和“阳光石”。

正因如此,18世纪时,琥珀价格是黄金的12倍。曾有英国拍卖公司对琥珀屋进行了估价,即使排除历史价值的增值部分,琥珀屋的价值也在5亿英镑以上。由此看来,琥珀屋被称为“世界第八大奇观”并非空穴来风。

上图_ 彼得一世·阿列克谢耶维奇(1672年6月9日—1725年2月8日)

  • 最后身影

彼得一世得到琥珀屋之后,将其运至圣彼得堡。伊丽莎白一世即位后,兴建了凯萨琳宫,琥珀屋成为这位女皇青睐的办公场所,时常在这里会见大臣和外国贵宾。俄十月革命后,凯萨琳宫对外开放,琥珀屋给人印下了深刻印象。

二战时,德军攻占圣彼得堡(当时称列宁格勒),凯萨琳宫内的珍宝被洗劫一空,琥珀屋也未能幸免。德国人把琥珀屋拆分成27个箱子,运到东普鲁士,被柯尼斯艺术博物馆收藏。1945年,苏德双方集中27万余人鏖战柯尼斯堡(今俄罗斯加里宁格勒)。德军兵败投降。尽管战争取得了胜利,但琥珀屋踪迹难觅。

上图_ 二战洗劫后的凯萨琳宫

  • 战毁说

战后,搜寻琥珀屋成了考古界的热点。苏联针对失落的皇家珍宝,成立了特别委员会。他们组织了搜索队,对柯尼斯堡实施了大规模搜查,均无功而返。1945年6月,受命调查琥珀屋的亚历山大·鲁索递交报告,称:“根据目前掌握的所有资料和线索, 可以确认, 琥珀屋已经在1945年4月9日到11日的轰炸中被毁, 不复存在了。”一时间,“战毁说”不胫而走。

不过,苏联政府表面上宣称琥珀屋毁于战火,背地里没有停止对琥珀屋的搜寻行动。时隔多年,当事人亚历山大·鲁索也推翻了先前的结论,表示说出那番话完全是迫于某位政要的权威。这么做的目的是苏联能够尽快找到并独占琥珀屋。面对置疑,苏联政府讳莫如深的态度,令“战毁说”不足以令人信服。

上图_ 重建后的琥珀屋

  • 沉船说

人们不愿看到琥珀屋毁于战火,更愿意相信它静静地保存在沉船中。战地记者谢尔盖·图尔琴科在俄罗斯中央档案馆,找到了一份名为《琥珀屋运送》的书面证明复印件。材料表明,1945年1月,德国计划用船从柯尼斯堡向汉堡或基尔转运包括琥珀屋在内的艺术品。

1月21日至24日,掌管柯尼斯堡的纳粹军官艾瑞奇·科切受命转移这批珍宝。有目击者看到有20多个带条纹的箱子被装上了火车,运往桑比亚半岛。1月30日早上,威廉·古斯特洛夫号邮轮载着这批货物途经波罗的海,遭到苏联潜艇S-13的四枚鱼雷袭击,船舶沉没,至少造成5300人死亡。

战后,苏联组织了一个水下搜索队,在一名自称二战在德国服役的军官指点下,从沉船中打捞出17个箱子,里面装的是滚珠和轴承。“沉船说”有确切的文字材料证明,不过,打捞结果不尽如人意,这条琥珀屋的线索中断了。

琥珀的产地有哪些 常见琥珀的分类

我们总说琥珀蜜蜡是世界上最轻的宝石 一般来说,琥珀蜜蜡的密度在1.08左右,这也是为什么在饱和盐水中漂浮是鉴别琥珀蜜蜡的方法之一。 然而,在昂贵的波罗的海白蜡和古老的蜜蜡中,有一种非常独特的品种可以在清水中漂浮,我们称之为“清水漂”。由于这种独特

上图_ 重建后的琥珀屋

  • 隐藏说

也有人认为琥珀屋根本没离开柯尼斯堡,被藏在某一地方。1986年,战犯艾瑞奇·科切在波兰监狱临死前,透露:“琥珀屋在柯尼斯堡。”苏联寻宝队梳理资料时,发现了一位名为阿尔弗雷德·罗德的德国琥珀专家。曾任博物馆馆长的罗德接收了琥珀屋,并且编写了目录,举办过小范围展览。德国战败前夕,罗德拆卸并隐藏了琥珀屋。他曾向苏联搜寻队员巴尔索夫教授指认了柯尼斯堡一个入口被堵死的地下室,宣称里面有博物馆的展品。这与科切的遗言不谋而合。

关于琥珀屋的具体下落,罗德模棱两可,含糊其辞。正当克格勃准备向罗德和他妻子征询线索时,夫妻俩不明不白地暴死了。人们又把视线转向了罗德的同事库尔任科,她曾负责保管琥珀屋在内的大量艺术品。她回忆:德军撤退时,败兵对这些艺术品大肆破坏,不久,城内的大火将艺术品付之一炬。问题来了,库尔任科并未确认琥珀屋就在被毁的艺术品之中。琥珀屋的调查再次回到了起点。

上图_ 重建后的琥珀屋

  • 沉湖说

和“沉船说”不同,“沉湖说”是纳粹主动隐匿宝藏的行为。奥地利的托普利兹湖长1600米,宽为250米,水深达103米。该湖绝壁环绕,没有湖岸,湖底盐分极高,氧气隔绝,是个理想的藏宝之地。二战结束前,纳粹德军曾向湖内投入了大量东西。

有人曾多次前往托普利兹湖捞金取宝,共计获得了50箱黄金、50公斤纯金首饰、22箱珠宝、20箱金币、5枚钻戒、3箱沙皇时期的金条、以及若干珍贵邮票和艺术品。2000年,在奥地利政府的支持下,潜水员从水底打捞出18箱假英镑,价值近30亿元。

托普利兹湖藏有纳粹宝藏消息不断发酵,为数众多的寻宝猎人不约而同地潜水寻宝,意外事件时有发生。奥地利政府发布了对私自潜水的禁令。人们相信琥珀屋也被纳粹德军扔进了湖里,至今在湖底沉睡,只是未被人发现而已。

上图_ 重建后的琥珀屋

琥珀屋的栖身之处,还流传着各种版本的传说,又有多名知情人蹊跷死亡,“琥珀屋诅咒”风行一时。“世界第八大奇观”由剧情片变成了悬疑片。

1979年,苏联政府耗资800万美元,组织30名专家着手重建琥珀屋。2003年,圣彼得堡建城300周年之际,重建的琥珀屋再次向游人开放。人们在欣赏新的琥珀屋之余,仍然对旧的琥珀屋保持着足够的好奇心,期待总有一天它能重现于世。

作者:计白当黑 校正/编辑:莉莉丝

参考资料:

【1】陈 渔 《琥珀屋:牵动世界的珍宝谜案》

【2】马来熊 《“世界第八奇观”琥珀屋消失人间》

【3】杜 林 《神秘失踪的第八奇观》

【4】金 琳 《琥珀屋 消失在历史谜雾中的皇家珍宝》

【5】李飞燕 《琥珀屋之谜》

文字由历史大学堂团队创作,配图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源自头条号:历史大学堂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樱桃琥珀》:天真热烈温暖女和沉默孤僻天才男,幸运就是遇见你

很喜欢看青梅竹马的故事。两个人一起长大,什么喜欢,什么不喜欢,感情与成长交织,有人顺理成章地走向结婚,而有些人则在漫长的岁月中走散。就如歌里所唱:“总要有些随风,有些入梦,有些长留在心中。于是有时疯狂,有时迷惘,有时唱。” 《遥远的风铃》是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