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琥珀蜜蜡专业社区

血琥珀之谜

2021/08/24 栏目:琥珀蜜蜡
TAG: 本文暂时没有添加标签

交配到一半变成琥珀,4100万年后还要被围观,最尴尬的事莫过于此

微信号:qinglan0756
添加微信好友, 获取更多信息
复制微信号

琥珀可能大伙没有实际见过,但是肯定有听说过,这是一种松柏科树木分泌的一种树脂。 这种树脂原本的作用是保护自己不受昆虫的伤害,但是因为树脂含量丰富,因此有些树脂会滴落下来。 这些滴落的树脂会在长期的掩埋过程中,在经历高温高压的作用下,最终会形成

纪风涯爱好探险,曾得过“福尔摩斯侦探奖”。这天,他看到一则新闻,英国皇室成员白金公爵,在豪华游轮上举行盛大婚礼,迎娶好菜坞影后阿黛丝。白金公爵将一颗名贵的“血琥珀”镶嵌在项链上,作为新婚礼物送给了新娘。

谁知,新婚之夜,一个黑衣人潜入新房,从新娘手中抢走血琥珀,在二人争夺之际,只见红光一现,新娘竟奇迹般消失了。随后,黑衣人将惊醒的公爵打晕在地,登上一艘快艇潜逃。白金公爵悬赏五千万欧元,寻找新娘。旁边,是一张新娘佩戴血琥珀的特写。

看了看日期,是两个月前发生的事,纪风涯来了兴趣,立即登录QQ,和网友“千面人"联系。千面人对古老的巫术和咒语颇有研究,纪风涯和他一“聊”如故,每当遇到一些奇怪的事,就和他讨论。千面人说自己这段时间正好来到中国,约纪风涯见面详谈。

当晚7 点,纪风涯准时赶到约定的酒吧。几分钟后,一个穿白色休闲西装的白人,手持约定的信物走了过来。纪风涯正欲起身迎上去,不料身后忽然蹿出两个人,扭住了他的胳膊。纪风涯正要反抗,那白衣男子走过来,对那两人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们带纪风涯走。二人架着纪风涯走进包厢,重重地将他扔在沙发上。

纪风涯缓缓站起来,打量那个白衣男子,只见他身材挺拔,面容俊朗,金发碧眼,看起来一身正气,不像坏人。白衣男子开门见山问道:“千面人在哪儿?”纪风涯顿时心头火起,这家伙冒充千面人,把他骗到这里来也就算了,居然还开口向他要人!

他强压着心里的怒气,问:“你到底是什么人?”白衣男子递过来一张银制的名片:“我是大卫,是欧洲金融大王道格拉斯先生的特别助理。”

纪风涯愣了,道格拉斯先生是一位富可敌国的商界大亨。只是,他们和千面人有什么关系?

大卫说,千面人就是道格拉斯先生的夫人,一个月前,他受道格拉斯先生之托,陪同夫人前往中国。不料,三天前,夫人竟失踪了!情非得已,他们破译了夫人笔记本中的QQ以及邮箱密码,最后将目标锁定在经常和她联系的纪风涯身上,于是以千面人的名义,约他出来见面。

纪风涯没想到千面人竟是女子,并且是亿万富豪的夫人,愣了好半天,才问道:“夫人是怎么失踪的?”大卫道:“我们来中国后,夫人经常独自外出,并坚决不让我们跟随保护。三天前,她出去后便没有回来。”纪风涯说:“给我一份夫人的资料。”“夫人的资料?我哪里知道!”大卫递过来一张 6寸的生活照,‘这便是夫人。”

纪风涯接过照片, 顿时惊呆了,照片上是一个亚洲女子,约莫二十六七岁,肌肤白得近乎透明,漆黑色的眸子亮若星辰。美得仿佛不食人间烟火!

大卫说,夫人是个神秘的女子,她和道格拉斯先生是在三年前的一次慈善拍卖会上邂逅的。道格拉斯先生虽然娶到她,可除了知道她名叫“苏融”外,连她的身世、家庭、过去一无所知。纪风涯爽快地答应大卫,帮他寻找夫人。

第二天是个风和日丽的日子,纪风涯去参加好友聂云祖父的百岁寿辰。聂老先生是著名的实业家,经历充满传奇色彩,是纪风涯极为敬重的人。

纪风涯来到聂家别墅,这里宾客云集。纪风涯向聂老先生问过好后,就向聂云走去。他突然想到口袋里的照片,故意拿出来,在聂云面前晃了晃,故弄玄虛道:“猜猜看,照片上的美女是谁?”

聂老先生笑眯眯地问:‘“是新交的女朋友吗?让我看看。”纪风涯将照片递过去,聂老先生见了, 脸色突然一变,问道:“风涯,这张照片,你从哪里得到的?你可认识照片中的女子?”纪风涯点点头:“她是我的一位朋友。”“朋友?”聂老先生皱皱眉,脸上满是疑惑。

纪风涯心中一动:“聂老先生,您见过她?”聂老先生叹了口气:“何止是认识,我这条命,还是她救回来的!”聂老先生说,那是八十年前的事情了,他刚二二十岁出头,是一名进步学生领袖,被国民党反动派通缉。

一天晚上,他走在一条幽深的小巷里,身后突然蹿出七八个人,向他扑过来。他转身飞快地跑进巷子深处,跑到“夜上海”舞厅的后门。突然,门开了,一只手把他拉了进去。等他回过神来,却见身旁站着一个极其美丽的女子,他认出来,这是“夜上海”的台柱,有名的交际花司徒人画。

她拉着他走进一个化妆间,十来个女孩子正在描眉画眼。人画调皮地笑笑,把食指放在唇间,示意她们不要出声。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阵粗暴的捶门声,夹杂着叫喊声:“开门!开门!我们奉司令之命来抓人的!”

人画拿出一套白色的长裙,让身边的女孩带聂先生去换上。那个女孩拉着他进了更衣室,给他换上了那件伴舞的白色长裙,又替他戴上假发,还化了很浓的....之后,他被推上台和她们一起跳舞。人画就站在舞台中央唱歌。

那几个特务来来回回搜了几遍,也没有找到他,便骂骂咧咧地走了。人画趁中场休息之际,亲自驾车把他送回了家。第二天,他便坐船离开上海,去了香港,直到二十多年前才回大陆.....

聂老先生叹了口气:“如果没有她的善良、勇敢和机智,早在八十年前我就见阎王了。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没有忘记她的救命之恩,希望在我有生之年好好报答她和她的后人。我曾几次回上海,可一直没找到她....

纪风涯犹豫了片刻,说:“可是,聂老先生,这张照片上的女子如今只二十七八岁”“你是说我认错人了?”

周复盘:离奇的一周

为什么说是离奇的一周呢?因为各个品种是各走各的阳关道与独木桥,新高的继续嗨,焦煤、红枣、纯碱、硅铁等继续多头勇猛态势;新低的继续跳水,生猪,还有近期新低的玉米、铁矿石等;破位的破位,如原油、沪铜等。 这种新高与新低、破位的同时上演,之前的多

聂老先生有些不悦,“绝对不会!就是她,绝对没错!虽然穿着不同,妆容不同,但那模样、气质、神情、笑容、眼神,却一模一样!”见聂老先生动了怒,一个五十来岁的男子忙走过来打圆场,他伸手接过照片,脸色突然一变,说:“是她?”聂老先生忙向:“怎么,陈先生,你也认识她?”陈先生疑惑地说:“是,这是一个对我很重要的人。她对我来说,就像母亲一样,我一直在找她。”

陈先生说,当时是解放初期,陈先生还是个六七岁的孩子,和父亲相依为命。父亲是一名桥梁工程师,根本挤不出时间照料他,每天早上去上班时,就把他寄放在巷口的一家粥铺中。

粥铺的主人是一个极其美丽的女子,每次幼小的陈先生一进门,她就笑吟吟地冲他招手,将他抱起,放在身旁的椅子上,和他玩拍手掌的游戏。若是她输了,她便变戏法似的从身后变出几颗五颜六色的糖果,或是几块香甜诱人的饼干,一边爱抚地拍拍他的脑袋,一边将那些美味的小东西送进他的嘴......

两年后,父亲调往长春,他也和这个“母亲”失去了联系。陈先生说:“一直以来,我都希望可以把她接回家中,像侍奉自己母亲一样照顾她,这么多年来这种渴望一刻也没有淡却....纪风涯糊涂了,八十年前旧上海的交际花,五十多年前的粥铺老板,今天的道格拉斯夫人,真是巧中巧,奇中奇,莫非这天底下,真有三个一模一样的女子?

纪风涯将这天发生的事情告诉大卫,大卫难以置信地说:“....怎么可能!除非那个女子可以长生不老,青春永驻....可是....可是,这有可能吗?”纪风涯心中一动,说:“有什么不可能?这世上千奇百怪的事多了!"

纪风涯用电话联系上道格拉斯,道格拉斯说了一件奇怪的事。一个多月前,他半夜醒来,发现夫人不见了,于是披上衣服,四处找她。他在后花园里,只见丁香花林深处的亭子里,依稀有人影在闪动。

只见夫人跪在亭中,双手轻轻将一个东西高高托起,借着月光。他看见那竟是一条精美绝伦的项链,镶嵌着璀璨的红色宝石,熠熠生辉。尤其是那个硕大的血红色坠子,呈水滴形状,里面隐约有深色的花纹,沐浴着如水的月光,宛若一滴浓得化不开的鲜血,绽放着幽幽的红光,美丽而妖娆。

夫人虔诚地将项链举过头顶,几个音符从她唇间滑出。忽然,一阵阵凄厉的哭声在夜空中飘荡开来,夜空中浮现出一幅模糊的画面,丛林深处, 耸立着一座高大的金字塔,成千上万个穿着奇异长袍的人在金字塔下朝拜,一条蛇影从金字塔下缓缓游出,凄凉的哭声从四面八方飘来.....

纪风涯大惊失色,听这描述,那不是玛雅最神圣的建筑光影蛇形金字塔吗?而道格拉斯先生那夜所见的项链,正是几天前纪风涯在报纸上看过的血琥珀,两个月前被神秘黑衣人夺走的白金公爵新娘的新婚礼物!

纪风涯推测,夫人正是两个月前,从白金公爵新娘手中夺走血琥珀的黑衣女人。可是,她和失落的玛雅文明有什么关系?

当天晚上,纪风涯联系上了白金公爵,说可以帮他找到失踪的新娘,公爵欣喜万分,立即派人来接纪风涯。纪风涯到达公爵的宫殿,告诉他夺走血琥珀的黑衣人,很可能是欧洲金融大王道格拉斯先生的夫人,只有找到她,就有可能找到公爵的夫人。

公爵叹气道:“血琥珀的上任主人是珠宝大王查理,他告诉我血琥珀里囚禁着千万个嗜血的幽灵。他的小女儿正是因为玩这颗血琥珀时失踪的。当时,我不相信他的话,现在后悔已经晚了。”

这时,一名侍从上前报告,门外有一名自称苏融的女子求见。苏融?纪风涯又惊又喜,不正是道格拉斯夫人吗?十分钟后,一个美丽的女子走进大厅。公爵惊喜万分地问她:“道格拉斯夫人,您这次来,是想把血琥珀还给我吗?”

她浅浅一笑: ““不,血琥珀本来就是我的,我只是拿回属于我的东西。我这次来,是将功赎罪,将夫人的下落告诉公爵。”公爵激动不已,问道:“阿黛丝....阿黛丝在哪里?”苏融道:“她就在两个多月前举行婚礼的‘波多黎各公主号’上。”纪风涯和公爵听了,一脸迷惑。纪风涯问:“你是道格拉斯夫人,也是千面人,还是两个月前盗走血琥珀的黑衣人,是吗?”她点点头,浅浅一笑:“鹤,你果然聪明,不过,我还有第四个身份。我是玛雅的国师花渊。”

接下来,她讲了一个古老的故事。四千多年前的地球上,神秘的玛雅文明在一夜之间崛起。千百年来,玛雅人一直过着恬淡而安宁的生活,只是非常痴迷黄金.后来,一个印度的大祭司闯进了玛雅人的生活。

他受古印度国王的委托,率领一只庞大的船队出海,去寻找印加宝藏中最神秘的“黄金岛”。就在他们发现黄金岛时,海上狂风大作,一个巨浪将他们的船掀翻了,船上的人几乎全部葬身大海,而他,却被玛雅人救起。

国王的盛宴上,酒醉的他无意间说出了“黄金岛”的秘密。国王为了将“黄金岛”据为己有,竟杀害了他。他临死前,用自己心头的血在空中画了几个奇怪的符号,道:“你们如此热爱黄金,总有一天将被黄金所毁灭!"

第二天,国王亲自率船队出海,找到了“黄金岛”,将岛上的黄金全运回玛雅。整个玛雅开始沸腾,人们沉浸在黄金所带来的疯狂喜悦中。可这个冬天的一个夜晚,下了一场金雪,金雪所触及的物体都变成了黄金,生命绝迹。整个玛雅,变成了一堆黄金的废墟。

而那时,国师花渊奉国王之命前往一个遥远的地方。所以,她幸运地躲过了这场浩劫,成了玛雅的最后一个幸存者。从此,她四处流浪,寻找解救玛雅人的方法。她孤独地过了一年又一年,不停地变换身份,直到有一天,遇到了让她心动的人,成为了道格拉斯夫人。

花渊道:‘那个印度大祭司临死前的诅咒,是黄金的诅咒!于是,我只得用时间容器血琥珀,将玛雅的时间囚禁在金雪到来的前一天。于是玛雅人不断地重复着同一天,只有这样,才能让那个金雪飘落的夜晚永不到来。然而,世界上的时间仍是不断前进的,所以在世人眼里,玛雅文明便在一夜之间神秘消失了。

三百多年前,我在波罗的海游历时,不慎将血琥珀遗失,为此,我苦苦寻找了它三个多世纪,直到两个月前,在公爵的婚礼上,我才再度见到它。不料,我和公爵夫人在争夺之际,无意间开启了血琥珀,她便被囚禁在这时间容器之中,我已将她释放出来。现在,她就在失踪的地方,游轮的新房里。

纪风涯问:“这些天,你去了哪里?”花渊笑笑“我去了玛雅,终于找到了破除诅咒的方法,玛雅人的噩梦终于走到了尽头。”纪风涯笑道:“恭喜你。”她轻轻叹气:“四百年囚禁的时光,让玛雅人从那个黄金的梦魇中彻底清醒过来。只是,其他人什么时候才能觉醒?如果人类不能觉醒,总有一天,会和玛雅人一样,毁灭于自己的贪欲!”

纪风涯和公爵的心情沉重起来,花渊轻轻笑道:“不过,只要我们每一个人都能虔诚地忏悔,改过自新,奇迹总会降临。#故事##头条#

本文源自头条号:利涉攸往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武陵酒——主打三酱系列和琥珀武陵的武陵酒还能辉煌吗?

上篇介绍了武陵酒的历史,主要介绍了老武陵产品,本篇主要介绍泸州老窖收购武陵后20年左右的主推产品。 2000年以后武陵的主力产品是泸州老窖收购后倾力打造的“幽雅酱香“的上中少酱的三酱系列和联想系入驻后打造的主打定制时尚的琥珀武陵。 三酱传奇系列(上

复制成功

微信号: qinglan0756
添加微信好友, 获取更多信息

我知道了
添加微信

微信号: qinglan0756
添加微信好友, 获取更多信息

一键复制加过了
微信号:qinglan0756添加微信
qinglan0756